一点感谢

这是一年中最普通的一天,如果非要找出什么特别的话,可能正巧是西方的感恩节,同时也碰上我又衰老一周岁的节点。近几年愈发感觉到时光飞逝,似乎什么都还没做就又到了下一个相同的日期,也许长期的碌碌无为确实会让时间更为轻易地流走。唯一欣慰的是连续两年的今天都有同样的爱人相伴,感谢世界没再让我频繁体会到物是人非的凄凉。

阅读全文

活着而已

大半年没有任何动静,平淡而消沉地惶惶不可终日。混吃等死四年多,有可能即将面对人生的又一次十字路口,思量再三,发现终归是凡夫俗子一介草民,个人的选择终究会湮没在历史的进程中,索性随波逐流,逃离现场,美其名曰无欲无求,人各有志。

阅读全文

人到中年

2021年的第一篇日志,比以往时候来得要早一些。近日十分不饱和的工作内容,给予了我充分的摸鱼时间,得以各种填坑和更新。跟两年前的年关相似,又处在了一个变化的当口,只不过现在的心态愈发淡然,天命有归,随波逐流。

阅读全文

一点告别

二零二零年的最后一天。这是一个多舛的年份,值得铭记,也跑得飞快。年初时在家足不出户的画面还历历在目,转眼间就要匆匆告别,马不停蹄地奔入下一年继续消耗生命。经过近乎停滞的春季,熬过缓步复苏的夏天,体验完报复性消费的秋日,轮回至如履薄冰的严寒。

阅读全文

岁末IV

最近来到寨都后夜生活极其无聊,难得买了几本闲书打发时光,比如班宇的小说集《逍遥游》,简练无华的文字讲述着日常生活的肌理,经常可见的东北方言常使我会心一笑,普通的情节在平淡无奇中发展,却总是来到一个个神奇而抽象的结局,不由得让人停驻片刻,回味悠长。看来多年不开卷的我,的确很容易被文字之奇妙而满足。

阅读全文

半年志III

一个无眠的夜晚,上一次如此这般大概已是大半年之前。人过三十,已经越来越经不起如此消耗,但无奈有时总有些耿耿于怀让人在深夜中保持清醒,亦或纯属故意地想挑战极限,花样作死。一度以为自己早已是铁石心肠,百毒不侵,然而只是略微的心弦波动,便发觉终究是人非梦,总有些真笑亦有真痛,更遑论波澜壮阔。

阅读全文

一点记录

随着年纪的增长,惰性真是越来越强,目测今年的更新数量不会超过5篇了。但实际上每天花在电脑上的时间一点也不少,总有折腾不完的东西——VPS,路由器,手机,PC,电视盒子……并且每次涉足点什么的时候总是废寝忘食,仿佛为此而生,如果工作上能有这一半的劲头,也不至于总是这副听天由命混吃等死的咸鱼样。

阅读全文

殊途

这是一个特殊的春节假期。肆虐全国的SARI病毒搞得人心惶惶,网络和媒体上的各种言论也是盛嚣尘上。可我对这一切却显得漠然,从来不曾因为一些罪恶而怒发冲冠,也不会为了某些龌龊而杞人忧天,只是自顾自地珍惜这段全天候陪在家人身边的时光,实在难能可贵,惬意而健康。不知道这种麻木的状态是源自生死看淡一切皆空的避世心态,还是因为在不知不觉间已然沦为鲁迅先生笔下那麻木且近乎无可救药的中国人。

阅读全文

岁末III

转眼间又到了岁末,今年的光景感觉流逝得格外迅速,再也没有了小时候眼巴巴地盼望着长大的那种度日如年感——并且再也不会有了,看来年纪越大就越感叹时间太快的定律正在慢慢应验。有时候真的很怕变老,怕的并不是老无所依风烛残年,而是觉得一把年纪之后即使是德高望重家财万贯,干什么也都索然无味。因此挂在嘴边的总是活到不惑足矣,撑死知命,多一分都力不从心。另一些时候又觉得人生太短了,无论它是苦短还是甜短,放在历史的河流中都是微不足道,只能瞥见小小的一段兴衰荣辱,而在行将就木时,还要自诩饱历世事沧桑,然而梦里不知身是客,升沉不过一秋风。

阅读全文

双城故事II

作为一个工作单位在深圳,却长期寄居北京的社畜,这两座城市迥然的差异时常让我感到有点人格分裂。尽管都是一线大都市,但它们拥有着完全不同的气质,并且生活得越久,体会得越深。一个终年多雨气候湿润,依山傍水环境宜人,发展飞快节奏变态,难耐的酷暑也挡不住年轻的劳动力们每天像打了鸡血一般;另一个四季分明天干物燥,夏天桑拿冬日雾霾,但仅凭短暂却清爽的春秋时节,又让人恨不起来。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