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谈II

最近又心血来潮地捣鼓起了网站的边边角角,无所事事地增删了一点细节,还一反常态地主动去拜访了不少其他的博客。在我游手好闲的过程当中,发现以记录生活为主的独立博客真是一个很小的圈子,因为对于我这种甚少与人互动的孤岛型网民来说,都总能在陌生的站点看到几张熟悉的面孔,这让我突然想起了一个辣眼的表情包——网络一线牵,珍惜这段缘……

阅读全文

这个世界会好吗

在接近两个月的封闭生活之后,已然达到麻木不仁的状态。刚刚解封时能够开车出门放风的欣喜转瞬即逝,因为发现去无可去,恍如隔世,接踵而来的是一如既往的百无聊赖,懒散怠工。感觉是否解封已与我不太相关,城市暂停也罢瘫痪也罢,能做的就只是冷眼旁观,旁观各种新闻发布,谣言弥漫,官方辟谣再亲手打脸。两年多以前疫情刚开始传播的那个下午,怎么也不会想到直到2022年,魔幻现实主义的注解还在这片土地上被一再印证,无可辩驳。

阅读全文

无处可逃

已经是被禁足的第14天了,然而解封依然遥遥无期。在3月11日回到家的那个下午,怎么也想不到那竟是最后一次出门。这是国内自初代病毒席卷武汉以来最大规模的一次爆发了,两年前就开始被各种大小疫情袭扰生活的我们,至今依然受此困扰,甚至还变本加厉地身处漩涡的中心,仿佛世界停滞时光倒流,然而无情的时间又怎么可能停止流逝,它已让我的精神和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一天天衰老。

阅读全文

新年II

壬寅虎年的除夕,我在一座海滨城市边缘并不滨海的一座村庄里,百无聊赖地写下这些文字。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今年的农历腊月只有廿九没有三十,略显突然地就又要辞旧迎新了。

阅读全文

更换Disqus评论系统至Waline

没想到2022年的第一篇日志是这样的内容。在忠心耿耿地隔墙使用了Disqus评论系统好几年之后,终于心血来潮打算换一个对国内访客更为友好的评论系统了,之前Disqus的门槛对普通网友来说属实有点高。调查了解了一圈之后发现静态博客用Valine系(包括Valine,Mini-Valine和Waline等)的评论系统较为主流,因此最终选定了Waline:一是由于支持的部署平台较多,二是因为作者的更新维护目前还很活跃(在此要感谢主要作者怡红公子大佬的倾情奉献和无私帮助),三是官方提供了很方便的数据迁移工具。最终我将其部署在了腾讯云的CloudBase,再加上Hexo网页托管在他家的CDN+COS,相当于良心云全家桶……

阅读全文

活在当下

这是一个很俗气的标题。一场小酌之后失眠了好几个小时。静静地躺在黑夜中思绪翻飞,想起了那句“清醒的人最荒唐”,于是又听了遍这首曾经一时滥大街的《消愁》,当时觉得只是个旋律简单抓耳、歌词故弄玄虚的口水歌,没想到多年之后再次回放,竟觉得有些理解了其中的味道,不知是应感到欣慰还是无奈。明天和过往,自由和死亡,何必念念不忘,总是潦草收场。

阅读全文

一点感谢

这是一年中最普通的一天,如果非要找出什么特别的话,可能正巧是西方的感恩节,同时也碰上我又衰老一周岁的节点。近几年愈发感觉到时光飞逝,似乎什么都还没做就又到了下一个相同的日期,也许长期的碌碌无为确实会让时间更为轻易地流走。唯一欣慰的是连续两年的今天都有同样的爱人相伴,感谢世界没再让我频繁体会到物是人非的凄凉。

阅读全文

活着而已

大半年没有任何动静,平淡而消沉地惶惶不可终日。混吃等死四年多,有可能即将面对人生的又一次十字路口,思量再三,发现终归是凡夫俗子一介草民,个人的选择终究会湮没在历史的进程中,索性随波逐流,逃离现场,美其名曰无欲无求,人各有志。

阅读全文

人到中年

2021年的第一篇日志,比以往时候来得要早一些。近日十分不饱和的工作内容,给予了我充分的摸鱼时间,得以各种填坑和更新。跟两年前的年关相似,又处在了一个变化的当口,只不过现在的心态愈发淡然,天命有归,随波逐流。

阅读全文

一点告别

二零二零年的最后一天。这是一个多舛的年份,值得铭记,也跑得飞快。年初时在家足不出户的画面还历历在目,转眼间就要匆匆告别,马不停蹄地奔入下一年继续消耗生命。经过近乎停滞的春季,熬过缓步复苏的夏天,体验完报复性消费的秋日,轮回至如履薄冰的严寒。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