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年志III

一个无眠的夜晚,上一次如此这般大概已是大半年之前。人过三十,已经越来越经不起如此消耗,但无奈有时总有些耿耿于怀让人在深夜中保持清醒,亦或纯属故意地想挑战极限,花样作死。一度以为自己早已是铁石心肠,百毒不侵,然而只是略微的心弦波动,便发觉终究是人非梦,总有些真笑亦有真痛,更遑论波澜壮阔。

阅读全文

一点记录

随着年纪的增长,惰性真是越来越强,目测今年的更新数量不会超过5篇了。但实际上每天花在电脑上的时间一点也不少,总有折腾不完的东西——VPS,路由器,手机,PC,电视盒子……并且每次涉足点什么的时候总是废寝忘食,仿佛为此而生,如果工作上能有这一半的劲头,也不至于总是这副听天由命混吃等死的咸鱼样。

阅读全文

殊途

这是一个特殊的春节假期。肆虐全国的SARI病毒搞得人心惶惶,网络和媒体上的各种言论也是盛嚣尘上。可我对这一切却显得漠然,从来不曾因为一些罪恶而怒发冲冠,也不会为了某些龌龊而杞人忧天,只是自顾自地珍惜这段全天候陪在家人身边的时光,实在难能可贵,惬意而健康。不知道这种麻木的状态是源自生死看淡一切皆空的避世心态,还是因为在不知不觉间已然沦为鲁迅先生笔下那麻木且近乎无可救药的中国人。

阅读全文

岁末III

转眼间又到了岁末,今年的光景感觉流逝得格外迅速,再也没有了小时候眼巴巴地盼望着长大的那种度日如年感——并且再也不会有了,看来年纪越大就越感叹时间太快的定律正在慢慢应验。有时候真的很怕变老,怕的并不是老无所依风烛残年,而是觉得一把年纪之后即使是德高望重家财万贯,干什么也都索然无味。因此挂在嘴边的总是活到不惑足矣,撑死知命,多一分都力不从心。另一些时候又觉得人生太短了,无论它是苦短还是甜短,放在历史的河流中都是微不足道,只能瞥见小小的一段兴衰荣辱,而在行将就木时,还要自诩饱历世事沧桑,然而梦里不知身是客,升沉不过一秋风。

阅读全文

双城故事II

作为一个工作单位在深圳,却长期寄居北京的社畜,这两座城市迥然的差异时常让我感到有点人格分裂。尽管都是一线大都市,但它们拥有着完全不同的气质,并且生活得越久,体会得越深。一个终年多雨气候湿润,依山傍水环境宜人,发展飞快节奏变态,难耐的酷暑也挡不住年轻的劳动力们每天像打了鸡血一般;另一个四季分明天干物燥,夏天桑拿冬日雾霾,但仅凭短暂却清爽的春秋时节,又让人恨不起来。

阅读全文

冒泡

又荒废了近3个月没有更新,原因无它,惰性而已。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兴旺发达,现在使用电脑浏览网页的用户越来越少,大多数需求都在各种手机APP上得到了解决,似乎只有上班摸鱼时才会利用电脑瞎看上一两眼。因此,抛开geek大佬们的刚需不谈,现在依然执着于搭建一个自己的Blog,然后绞尽脑汁地产出一些文字,好像已经是一种硬核的爱好和坚持。并且随着年龄的增长和琐事的拖累,曾经活跃的许多博主都渐渐淡出了视野,中文生活Blog圈大有日渐消亡之势——当然,这也有可能是由于我与他人鲜有互动,通常只顾自说自话而产生的错觉。

阅读全文

南方

南方的小城阴雨的冬天没有北方冷。每天走在毛毛细雨中,听着周围完全听不懂的口音,有一种恍惚的感觉,但这种置身世外的感觉让内心也难得的平静,能够缓慢而认真地去思考一些问题。人生苦短,终其一生到底应该追求些什么呢。我似乎对物质生活从来都没有太多的执念,穷则独善其身,富也不能妻妾成群。因此也就一直抱着一种尽人事听天命的心态,从来不曾积极上进,也从来不会过分低沉——对于生活,是生死有命;对于工作,是富贵在天。曾以为自己永远是个不羁放纵爱自由的浪子,但见证了许多的俗世纷扰悲欢离合后,却发现打心眼儿里不欣赏混乱的缺乏秩序的生活,竟然也想拥有一份平淡的快乐,还有精神的充盈。原来洒脱只是表象,同样只是个普通的灵魂。

阅读全文

新年

日夜兼程,竟然赶上了今年帝都的初雪。窗外大片的雪花簌簌落下,屋内安静得一塌糊涂。我想起了十几天前回到家乡时,迎接我的同样是一场雪,只不过要比这里寒冷许多。

阅读全文

半年志II

一转眼半年过去都没有写点什么出来,原因无它,懒而已。工作后的第一年忽然感觉到时间过得比从前快了不少,很多事情一晃竟发现已有数月,漂泊未定的状态也很快延续了一载有余。原以为的争分夺秒、度日如年并未如愿,取而代之的是一如既往地浑噩游走,混吃等死。

阅读全文

独处

一家小作坊似的羊肉汤馆,一个半死不活的快客便利店,在中关村最忙碌的十字路口,像是世外桃源般的存在。周六的傍晚,在伴着窗外的雨滴声昏睡了一下午之后,坐在小馆的门口望着被阴雨遮盖的夕阳,慢慢地喝完一碗羊肚汤,再去买上一瓶柠檬茶。虽然不及吸大麻那般酸爽,但也能让心灵稍稍得到一点安详。在像这样独处的片段里,我经常会想,是不是现在都市中的大多数人都是这样的状态——总是独来独往,自己打发时光,稍有不慎便容易陷入令人绝望的孤独和自我怀疑。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