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乐链接

Do it well when you say goodbye to someone, because at that moment,what you say could be your final words, and what you see could never be seen again.
————Quotes in 《The Continent》

从6月30日离开北京,在随州呆了一个多月,紧接着去泰国游玩了大约一个星期。尽管中间回去过一次,但时间短暂到甚至让我差点儿忘记了还有这么回事。等到过几天再次踏上帝都的地界时,按照之前健忘的算法,这一别几乎有两个月了,着实难得。

但我想在这里写的,跟北京没有一丁点关系——对于这座都市,已经熟悉到有点厌倦了。我想分别说说两个完全没有联系的地方:随州和普吉。

A.随州记忆

2014年7月1日,我第一次踏上这片陌生的土地,被称作“炎帝神农故里,编钟古乐之乡”的地方。而一个月后,那种陌生的感觉早已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对身边人们的熟悉,和对那种简单生活方式的习惯。说实话,以前真的没有听说过随州这个地名,当然更不知道它坐落在哪个位置,但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来到了这里,也许这就叫做缘分。中国有太多规模差不多的小城市,它们历史悠久,但并不广为人知;它们低调朴实,但同样欣欣向荣,生活在其中的人们也同样深爱自己的家园。

最能在一个人的记忆中刻下某个城市的印记的,当属生活于此的人们。每当去一个地方,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往往不是游历了哪些景点,而是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事,遇到了什么人。当回忆起来,历历在目的也都是那些事那些人,而所谓名胜古迹大好河山,只不过是一张张照片中定格的画面罢了。随州的人们热情好客,亲切友好,至少我碰到的都是如此,这也让我再次确证世上还是好人多的纯净想法。有时候我听不懂出租车司机兴致勃勃的自言自语,但可以用微笑来感谢这愉快的氛围。有时候坐在公交车里,夹杂在当地人中间,来回经过门口那条对很多人来说可能就是上下班的平常路,这让我时常会产生我并不是身在异乡的错觉。就这样,恍惚间就度过了一个多月,过着简单的生活,保持轻松的心态,在我离开后,还会不时地回想起那一段无忧的日子,那一片晴朗的天空。

K.普吉印象

8月16日下午从曼谷来到普吉岛。尽管曼谷也是一座不错的城市, 但没有普吉让我难忘。当我最终要离开游荡过四天的芭东海滩时(当然也游荡了其它小众清新神秘脱俗的海滩,其中不乏美好的回忆),心中的那种不舍竟无与伦比,已然深深烙下了某种印记。我讲不出来为何会瞬间产生如此厚重的情感,我也不清楚应该将这种感觉称之为crush还是love,我只是肯定地知道,有一天我终将回来。人生总会有一些奇妙的际遇,我第一次对某个地方的强烈留恋萌生于斯,若是最终也能归宿于斯,那最美好不过。

最后的最后,还是那句话,希望我们——相聚有时,后会有期

PS:我觉得题记中《后会无期》里那句台词的译文精彩而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