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特别的春节假期。肆虐全国的SARI病毒搞得人心惶惶,网络和媒体上的各种言论也是盛嚣尘上。可我对这一切却显得漠然,从来不曾因为一些罪恶而怒发冲冠,也不会为了某些龌龊而杞人忧天,只是自顾自地珍惜这段全天候陪在家人身边的时光,实在难能可贵,惬意而健康。不知道这种麻木的状态是源自生死看淡一切皆空的避世心态,还是因为在不知不觉间已然沦为鲁迅先生笔下那麻木且近乎无可救药的中国人。

于是趁着这段难得闲暇的时光,脚踏实地地感受了一下近年来到处被提及的“魔幻现实主义”——头一次耐着性子读完了《百年孤独》。真是一个优秀的故事,一气呵成,妙趣横生。唯一头疼的是那世代重复的名字和姓氏,时常让人陷入恍惚。印象最深刻的永远是那经典的、吊足人胃口的开头:

多年以后,面对行刑队,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将会回想起父亲带他去见识冰块的那个遥远的下午。

以及最后一章里加泰罗尼亚智者的来信中所描述的令人绝望的释怀:

不论在什么地方都要记住,过去都是假的,回忆是一条没有归途的路,以往的一切春天都无法复原,即使是最狂乱且坚韧的爱情,归根结底也不过是一种瞬息即逝的现实,唯有孤独永恒。

明天又将踏上征途,愿新年里的我们身体健康,一往无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