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住在一个仿佛五六十年代的地区。虽然将度过一段很蛋疼无聊的日子,但可喜的是,这里有老友,这里不太热,暂且在这里忘记一些事情,开始新的征程。 见到了孤单流落东北的于皓同学,这个明骚的文艺青年又发表着高谈阔论,吹嘘着自我伟岸,但达成的一些共识确实是我经历过教训以后才恍然大悟的。原来这个滥情挖墙脚猥琐男明白的比我还是要早些?看来,“我还是太年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