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不觉都二十六周岁了,想起了大学时的学号也是26,终于跟我的年龄暗暗相合。随着一年中自己为别人送出的生日祝福越来越少,能收到的也就寥寥无几了。往往手机提醒了某天是谁的生日,但是想了一想,终究没有发出任何消息。一些旧日的交情和记忆,就这样在心底越埋越深。

李志—定西

这么多年我一个人一直在走

走过了人性的背后和白云苍狗

总以为答案会出现在下一个车站

随后的事情我不说你也能明白

悲伤是奢侈品我消受不起

快乐像噩梦总让人惊醒

你要哭吧就哭吧就随意吧

反正我早已习惯不去相信

2015年11月23日,北京大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