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在林间平静下来,等待着暮色的收拾。不知名的鸟儿用翅膀一遍又一遍地抚摩着天空,像我景仰的目光一样。静待夜的回归,祭奠夕阳的沉没

我仰望天空。

天空中漂浮着缥缈而奇妙的声音,用眼睛可以听得到——伤感却静美,喜悦而平和。一生经过彷徨的挣扎,说比天空更广阔的是人的胸怀,问谁又能做到?看看镜中的那个人,我为他感到唏嘘。

棉花糖似的云静静地放在天上,秋日午后毛茸茸的太阳照着我的面庞。天空下,我感到岁月正在从指间飞过,不留一丝痕迹。而曾经的浮华曾经的童话便在这顶礼膜拜的仰望中无影无踪了。

“天空依然阴霾依然有鸽子在飞翔……”那个叫朴树的这样唱道,很温存,还带有淡淡的忧伤,这应该也不错。即便阴霾也还有生命,卧在冬天的雪地中张开双臂,去拥抱天空,虽然会冷也还是会去追,毕竟,我们还是有梦的一群人。

雾和夜一齐奔向孤单的天。松涛阵阵,云海茫茫,人心惶惶。雨像泪一样萧瑟着滴落,湿了心情,模糊了视线,却怎么也模糊不了天空的容颜,他棱角分明的脸,他的星眉剑目,用手轻轻抚过会怎样?抚过那酷烈中的冰霜,岁月又在上面刻下了怎样的流变?没有苍老,只有睿智的淡定,山峰一座座在脚下起伏,挥之不去的一抹玄色,是夕阳中的如火嫣红吗?断鸿声里,立尽斜阳,天空让我迷茫。

仰望夜空照样美丽。没有了白天的喧嚣,多了份夜的静谧,我心愈发澄澈。偶尔有夜鸟掠过,也很安详,在这氲氤的空气里。然后躺下,睡着,幻想,就是如此之简单。

想起了卧看牵牛织女星,恬适地、迷离地仰望。我想站在苍山云海里,看云卷云舒,甚至想纵身云雾,然后奋不顾身冲向天空拨开云层触到月亮却依旧触不到事实的真相呵呵,我们就这样仰望着天空,做着梦。

残垣断壁,荒城古冢,大漠滔天,风沙千里。走出蒙昧,走出混沌,走出绝望,即使,我看到的永远只是彼岸花,我依然仰望,仰望天空。像但见长江送流水般的释怀而非惆怅,一张落寞的脸消融在夕阳里。